当前位置:首页 > 推荐诗人 >

一度

时间:2020-01-09 16:32来源:上海文艺网查看:


一度的诗七首
望江漳湖镇的柿子树
所有的叶子提前离开
为什么,这些红
让我如此愉快的落泪?
我多想抱抱柿子里
住着的母亲
它们终究带着母亲一起
衰老,溃败
这些皮包的骨头呀
这些坚韧的石头呀
就这么残忍的
让我遇见,让我还能再哭一哭
 
苍园诗
雨天下半夜,我终于完成了脱牙
完成了屋顶上月光的脱落
餐桌上,一条有戒心的鱼
从我的肠胃脱落。犹如这么多年
仿佛刚从母亲身体剥离
从困兽的笼子里,从斑鸠尚武的利爪里
从荷花不为人知的羞耻里
我知道,剥离意味着我与世界的
第二次决裂。第一次是
母牛跪着的分娩。她诞下的牛犊
有着夕阳里仅有的慈悲
小路占据的南园,我多想和吹箫的少年
彼此交换。多想看着落叶覆盖
父亲积郁的坟头,而母亲背靠的柿子树
多年以来,只开花,不结果
枯萎瞬间爬上她的脸
“他们住在养老院里,依靠咀嚼证明
牙齿的锋利性,而其他的一切都老了”
 
三鸦寺湖
桥墩象征的时间正在不朽
与此相对,阳光射在
湖面,破旧的渔船
则有老者的昏聩,我经过的稻田
还是达芬奇渲染的油布吗?
胸中无鸟雀,无故人山河
我只是在湖水的叹息里
做沉睡的俗人。做你们眼里的大夫
做那些无关紧要的人
湖水沉降,带给我的也只是
位置感在内心的高和低
一个纵欲的人,如何才能愧对?
一个无心山水的人
如何能听懂这鸟鸣后的寂静?
 
哀父辞
对于一个幼年丧父的男人来说
如今,我又经历了一次
匡冲和罗家岭,所有的故土
和香火,不断剥离和褪去
我知道,抱着槐树哭泣的男人
都有过丧父之痛
就像抱着父亲的病骨,抱着
后山那一块绿了又枯黄过的草地
我走过的村庄,寸草又生
杨树不断高大,远山更加辽阔
而父亲逐渐矮小。他的瘦弱和带病的
骨灰盒,他咯血后的黄昏
和因为厌倦而轰然倒塌的院子
我知道因为怀念,每一块墓碑
而变得卑微。因为有人远行
村庄藏起了喜庆的锣鼓,炊烟远去
它不断吞噬和减轻了,我们的哀痛
 
江水
江边散步,远山辽阔
江水从容,此刻宁静
让细微的事物着迷
我正好读到:万物悲怆
皆有风情万种的脸
万物还应该有深埋的心
 
小路
这条小路,不止走过一个亡灵
不止养活一棵杉木
不止一个养鹤人和养蜂人
在高山和田野里,彼此轮回
树木默哀一片,它们因为狂风
克制的摇摆,尤为真诚
第一棵经过的槐树,老人用
白发豢养飘落的枯叶
第二棵是玉兰,它刚失去
明月般的皎洁。少年们呀
你们骑着自行车飞奔,仿佛瞬间长大
如今,倦意袭上树梢
而我们烂熟于心的垂柳呢
我知道垂直不是悲悯
不是愧对,不是将我们的往生
扯散如齑粉,不是将这荒凉
的鸟鸣,溃败如暴雨
 
登山而归
那个从对面打响指的人
转瞬来到我跟前
他是我每天看过不同面孔里
相似的一个
他将拐杖递给我,然后
就消失了
相似的人群里,我又难以找到
最不同的那张面孔
晚上,在小河边散步
看山中的黑
来的提前了很多
亮堂堂的街上
挤满了相似又似乎不相似的人

作者简介
一度,原名王龙文,1980年生于安徽桐城,现居北京。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安徽省诗歌专业委员会委员,鲁迅文学院安徽中青年作家班学员。作品散见《诗刊》《安徽文学》《星星》《散文诗》等刊物。入选大学人文素质教材《新诗导读200首》,出版诗集三部,获奖多次。
扫描二维码以在移动设备观看
发表评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一个原创诗歌阅读分享平台。为您提供诗歌、歌曲、诗词、诗人、诗讯、诗观等经典短篇美文体裁的文章。
免责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第一时间联系本站删除!
沪ICP备19047947号-1 Copyright © 2019 诗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