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推荐诗人 >

黑多

时间:2020-01-09 15:49来源:上海文艺网查看:


黑多的诗五首
 
一枚松塔
在这支行进的队伍中
谁将最后抵达,我们一无所知
当我们谈及既往的生活,那只
麋鹿会选择何时纵身越过窗外的山岗
暮色中,我们一同向山林的腹地缓缓
移动脚步和目光,肉身小心地识别着
腥湿的泥土
我们在林中沉睡又在林中醒来
感谢谁呢?让我们得以看见远处
一枚松塔闪着自足的光芒
一枚上帝的松塔曾替代落日的法则
一枚深褐色的松塔在夜半的梦中游动
有时,如沉闷的滚雷
它突然滚向微绿的坡间草地——
那块在诗神的抚摸下,若隐若现的胸膛。
我不敢轻易谈及自己的身体
描述这个暮秋,我关心的白蜡树
灰褐色的小枝在门前低垂
浅沟纵裂有绿撤退的痕迹
每天的日子躲在每天必经的路旁
每天的日子躲着久了就啜饮雨前沙沙的响声
它们心底无名的波动
在虚空的遮掩下紧随暮秋往深处走
我散养的四肢纤细,绒毛都秉持信念
向着暮秋的方向递去大片的梧桐
白蜡叶打开门前的小气候
向正翻阅着我的生活寄予青黄参半的信笺
几个月后,会出现一个融化残雪的普通早晨
会有本质突兀的枝桠断然一跃而出
那时我不敢再轻易谈及
那将要成为我身体某块局部的东西
那块局部的东西,我虽亲身发现却仍百般犹疑
 
饮马而归
光照耀我们行进的旅程
我和我的马,通体透明
一粒尘灰试图知晓
隐退在群峰间的地平线
带来了夜的言语
嗒铛、嗒铛,我的短靴和马蹬亲吻
这难以形容的声音
我的马始终静默,一生被月光养活
脊背冒着磷火
面对天空,斗然而生孤独和敬畏
洞穿黑暗的星光比春天的炫耀
光彩
善念到了极致就会噙着泪水出来
我的马有软的眼睛
我的马牙齿洁白
我的马始终静默,一生被月光养活
 
访皎然不遇
空山无门,亦无群声
鸟语亦是蝉言……亦是我的良师
忘却进山的脚步,出山
亦在山中。是汽车的马达熄灭。
日暮夕阳的灯火照我
照妙峰山,赶紧!去捡拾林间
细瘦的竹叶与松针罢!
煮一壶唐朝的西苕溪水,泡一味人间的大茶。
是一枚隐含青光的茶籽
在我杂乱的案头静置
它等待着皈依泥土。
是汽车的马达重燃。
它催促我离去
走桑麻小径,回到我的来处
及早栽上带露的菊花①。
注:①唐高僧皎然诗《寻陆鸿渐不遇》中云:“移家虽带郭,野径入桑麻。近种篱边菊,秋来未著花。 ”
 
绘画之诗
我路过他们时,阳光正好
那群围绕窨井盖画画的青年人
一个女孩,正挽起她的长发
将清澈之眼,投向落满尘土的地方
他们,首先需清除这些尘土
再设法变革这块冷铁
阳光下,调色板、小而锐利的笔触
掩去污渍,让幽暗处通往地面的出口
变成绿色的窗,伸出
几枝正合时宜的花


作者简介:黑多,本名程潇,男,1995年7月31日生,安徽黄山黟县人。青年作家,诗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诗歌》第七届“新发现”夏令营学员,在《星星》《诗刊》《中国诗歌》《山东文学》《青春》《延河》《山东诗人》等刊物发表作品,著有诗集《枯树的时针》。
扫描二维码以在移动设备观看
发表评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一个原创诗歌阅读分享平台。为您提供诗歌、歌曲、诗词、诗人、诗讯、诗观等经典短篇美文体裁的文章。
免责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第一时间联系本站删除!
沪ICP备19047947号-1 Copyright © 2019 诗人网